喵咪

墟界某处,这里是一片山林,此时林中正有一群形态怪异的六足鼠于此地觅食。

这些六足鼠相较于墟界中动辄身形数十丈的魔兽而言身形无疑是非常小的,其中最大一只身体也勉强只有尺许长,等阶也仅仅只有三阶。

不过由于这六足鼠大多为群居,且数量动辄数十上百万,因此即便是那些五阶乃至六阶之上的魔兽也都不愿轻易招惹,甚至在有些时候六足鼠种群甚至会主动攻击高阶魔兽,为的便是向着更高等阶进化。

此地六足鼠规模并不算大,仅有二十余万,但在这周边千里疆域之内却依旧是无人愿意招惹的族群。

然而在这平凡无奇的一天,自山林上空突然传出一阵空间波动,随即便有两个人影从中跌落。

这两人正是之前来不及反应便被离魂树挪移出来的周官与楚灵。

在下方六足鼠看到周官二人的瞬间,它们的双眼便瞬间变得一片通红,直接就悍不畏死的向着二人冲了过去。

却不曾想正处于愤怒之中的周官此时也急切的想要寻找发泄目标,因此在他看到下方向着自己冲杀而来的六足鼠之后抬手便是一掌悍然印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随之传出,数千六足鼠瞬间化作飞灰。

但这还不算完,周官再度伸手取出生死盘,同时口中大喝。

“死!”

利落短发干净的恰到好处美照

在这一刻,存在于周官方圆千丈范围内的所有六足鼠头上尽皆有神魂虚影凝聚,紧接着那所有六足鼠神魂便嘶吼着被强行抽进了周官手中的生死盘之内。

随着道道青烟自生死盘中飘出,方才所有被抽出神魂的六足鼠尽皆倒地身亡。

于周官眸中厉芒闪烁间,生死盘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柄闪烁着青光的离魂剑,看着下方依旧在争先恐后向着自己重来的六足鼠,周官脸上没有一丝感**彩,只是轻轻挥动手中木剑。

一道长有百丈的青色剑芒自林中一闪而过,随之所有被那剑芒斩过的六足鼠身体倏然一顿,然后便如雨点般无力摔落,但诡异的却是这些六足鼠身上全然没有任何伤痕。

转眼之间,三击之后,林中六足鼠已然被姜天仲斩杀大半,而剩下的那些六足鼠见状心里也终于升起了恐惧,转身便争先恐后的向着林外逃离。

然而周官显然没有放过它们的想法,伸手再度取出生死盘直接抛向苍穹,生死盘离手瞬间便开始暴涨了起来,转瞬间便直接涨大到完全笼罩这片山林的程度。

下一瞬间,阵阵青光自那遮蔽了苍穹的生死盘中激射而出,就此将整片山林完全封死。

“逆生!”

周官沉喝一声,顿时这片山林之中无论是六足鼠还是其他种族的魔兽尽皆停在了原地,同时眸中浮现出丝丝迷惘之色。

然后所有魔兽的身体好似逆生长一般开始变小,变得稚嫩,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不到三息之间便走完了它们的前半生一样,直至回到其出生之前的状态,而后就此化作虚无消失于天地之间。

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生死盘直接缩小为原本形态重新回到周官体内,而周官也直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就此委顿在地。

然而他眼中的怒意却没有因此消散丝毫,反而还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从头到尾都在一旁沉默观战的楚灵缓步走到周官身旁,素手轻抬,放在周官肩膀上,给予其无声的安慰。

“师姐,我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云逸?如果不是他我不会这么快就完全恢复,更不会得到那般逆天造化,但在面对生死存亡的时候我却弃他而去,我……”

楚灵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这样的,我相信这也是云逸想要看到的结果,毕竟在当时那种情况中即便我们留下也无济于事,我们的离开打消了云逸的后顾之忧,更可以让他就此放手一搏,更何况之前离开也并非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

二人久久无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官突然轻笑一声。

“没错,这才是云逸想要看到的结果,师姐,我们出发吧!到界壁去等他,等他一起回到荒界。”

楚灵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住周官的手,而后依靠在周官肩膀之上,微微点了点头,“好,我陪你!”

墟界另一处,在一片没有魔兽存在的死寂地带之中,于白芒闪烁间有两个人影从中走出。

洪渊抬头看向上方那万年不变的灰暗天空,突然仰头发出一声长啸,随之解开段天野身上禁制,就此转身向着记忆中界壁所在方位迈步走去。

然而段天野却没有挪动脚步,只是眼神冷漠的看着洪渊的背影,“为什么不帮他,云逸的实力你也清楚,如果我们联手,即便没有炼虚冰灵帮助,我们也有很大可能可以从那深渊之上强行闯出去。”

洪渊只是冷笑,“我为何要帮?身为魔域之人,我首先需要考虑的是自己,而且在有了安全离开的方法之后我又为何偏偏去以身犯险?”

“不要忘了深渊之上可是有着不知道多少头六阶之上的魔兽镇守,而且还有三头八阶兽王,对方用命都能强行把我们堆死,面对数量达到那般恐怖境地的魔兽大军,你以为就我们几人可以从中突破?笑话!”

“那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云逸等死?你不是一直都在说未来要和他一战吗?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这么做!”段天野怒吼。

然而洪渊却依旧是那副表情,“没能一战的确有些遗憾,所以我会在荒界等着他履行诺言,如若他可以活着回去我自然会把他当做自己的对手,但如果他就这么死在那些魔兽口中的话也只能说明云逸也不过如此,战与不战,自然也就没了必要!”

话罢,洪渊突然转身看向段天野,“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随我一同返回荒界,二是我打断你的腿带着你一起返回荒界!”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段天野突然笑了,只不过其中却夹杂着些许狞意,他抬头死死的看着自己的师兄,紧接着便悍然拧身而上,一拳轰出,同时口中大喝。

“打断腿!”

fpzw